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边缘

 
 
 

日志

 
 

文章末尾的省略号  

2007-03-05 23:23:01|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到广州,我一直没有与老家的在读学生联系,倒不是我不想他们,只是因为他们正在读只有半年就要面临中考了,不想扰乱他们的正常学习。

    昨天上网,与一位学生家长聊上了,这位家长是我的同行,是一位资深的教育行家,为了生活,与我一样背井离乡,到了沈阳。与只想与家长聊几句,不料他将我的QQ号告诉给了正在与之聊天的女儿。便又与他女儿聊了一会,颇有些伤感。

    学生:老杨(学生都这么叫我,我也乐意),您这么久不跟我们联系,都想死我们了。

    老师:事先我得声明,并不是我不想你们,而是不想在你们毕业前打扰你们,你懂吗?

    学生:您的意思我明白。我保证不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任何同学,除非在毕业后。

    老师:你现在过得好吗?在东方红中学能适应吗?

    学生:还好,现在的语文老师跟您一样优秀,所以我的语文成绩还是这么好!

    老师:我看你现在应该不止语文成绩好吧?其他成绩都应该还不错的。

    学生:嗯!数学也不错。可是“姐夫”(这个学生的名字与此二次近音,同学们都这么叫他。这位同学在初一升初二的那个暑假,父亲死于车祸,他在这件上表现得非常镇定,可能因为他意识到,家里就剩下这一个“男人”了,需要给妈妈更多的安慰,从此学习非常刻苦。)现在可惨了,每次都考不到第一名了。

    老师:什么?……你现在和他们联系得多吗?

    学生:当然多了。

          那时,因我妈妈工作忙,您又到广州去了,我爸爸觉得没有人照顾我,才转我到东方红中学。我为这可哭了好几天呢!不过现在好些了。

      (这是我知道的,那次我回荆州,刚好看到她边骑车边抹眼泪。她看见我,便停下车,却扭过头去不看我。于是我走过去笑着问她:“怎么啦?我们的大才女!”她气喘喘地,还在呜咽:“我就是想哭,行了吧!”这时又走过几个同学,也是眼圈红红的,其中一个冲着我勉强笑了一下,低声地说:“她要转学了!”我愕然。半晌,我才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说这句话,也许是因为中途撇下了他们,也许是对她的心情表示同情,也许……)

    老师:那他们现在都怎样?“姐夫”到底怎么了?

    学生:每次他都只能拿到前五名,他的压力非常大。

    老师:有机会你劝劝他,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只要努力过了,结果并不重要。

    学生:我们都会劝他的。前几天我去十一中还跟他聊过这事。

          知道吗?我还去教室里跟他们一起上课了。

          不知道为什么,教室里一直多着一套桌椅,又没有人坐。

    (聊到这儿,有很久,我们都没有说话。

    在我还没有到广州来之前,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总在教室里多留一套桌椅。我爱在学生午休的时候到教室里备课,而学生,有的趴在桌上睡觉,有的自己做作业,都是安安静静的。我则不时抬头看看他们那甜美的睡相,那认真的姿态。有时,我自己也睡觉,直到下午第一节课上课的老师走进教室时才被同学叫醒。——这是我所回忆的。

    但我想,她所想的一定是另一件事。——……许久,我才在我反复修改了自己的发言后,重新聊下去)

    老师:不用问为什么了。把它当然一个省略号吧,文章末尾的一个省略号……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