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边缘

 
 
 

日志

 
 

考前,让自己的心态平和  

2007-05-21 21:03:15|  分类: 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中考高前的师生

    又是一年高考、中考在即了,突然想到了这件事,愿不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这是一个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真实的故事,也是一次人生惨痛的教训。(我的博友中,“心随我动”是我高中的同学,他可以证明故事的真实性。但其中的主人公之一仍在任教,因此我不便将地名交代得非常清楚。)

    我的基础教育学习都在乡村完成。自从进入初中阶段,我就一直是一个“听话”孩子,从来因为犯错误没有被老师严厉的批评过。那一届我们只有两个班,而且都是理科班,有一部分同学提出要上文科班,于是学校决定在高三时从两个班中分出一个文科班来,要求学生自愿报名。

    从初中到高中,我的文科成绩一直不怎么样,我记得小学毕业考时,我的语文成绩还不及格。升学考则是因为数学较好才考上这所镇里的重点中学的。到了初三毕业考时,我的物理得到98分(100分满分)、化学96分(100分)、数学100分(120分),而英语只有52分(100分),政治和语文记不清了。学校领导非常重视我的这种情况,便专门找了英语老师(英语老师是以前一年那个地区高考英语状元的资格留校任教的,比我们年长不到5岁,一直从初三带我们到高三毕业,毕业后我们是以兄弟相称的)为我辅导,结果中考我的英语成绩得了72分,算是进步了。高中阶段,我的文科成绩也一直是“拖后腿”的。就因为文科,我的总成绩居于全班最后几名。因此我在分班时就给班主任说,我不愿意读文科。

    结果,班主任来了个一刀切,将全班后20名同学全部分到了文科班。当时很多同学都去找过班主任,强烈要求回到理科班,也成功了。而我,一直想着读大学与我无关,想读完高中了事,那时想:“既然班主任瞧不上我,就算了吧。混个高中文凭,说不定还可以参军什么的。”于是在高三时转读文科。

    读文科班的同学全级只有25人。那时我想,既然还在学校读书,总要利用这点时间学点东西,于是用了一点工夫学语文。没想到以理科的思维方式学习高中地理也很轻松,我便渐渐地入定学习了。但终究因为底子较差,高考落第,相比当时的专科线还差20多分。全校有28人考上了大学。

    我决定不读了,我父亲也开始为我找门路让我参加工作或是务农。学校则让人传了话,说我如果愿意读,可以不收我的插班费,只需要75元的报名费就可以了。我已经打定主意不读了,但很多同学都劝我再读一年,一位好心的同学还替我报了名,并为我预先垫交了学费。与家人商量后,我重又打点行装。

    这一年的学习,我是非常用功的。我仔细分析了我的优势和不足:我原本数学底子不错,每次都能得满分;语文通过一年的努力,成绩提高了不少,作文也还行;地理一直是我喜爱的学科;问题还在于英语、历史、政治。因此我的学习计划是相当清楚的:数学课上,准备一本资料,将老师讲课的内容明了之后,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自己看资料,专拣自己最薄弱的环节——三角函数和解析几何做题;语文课上,我积极地思考,形成自己对各种事物的独特的看法,便于作文;地理课上,如果上高中地理,我能轻松应对,就花相当部分的时间背初中部分;课余时间全部花在政治、历史和英语方面。每周我们可以休息一个晚上加周日下午半天时间,周六玩桌球(因为往往能赢,所以花不了什么钱);周日下午则蒙上被子睡大觉。

    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着,我从来没有考虑到将来会考什么大学。因为当时(90年)的高考方案,是看过成绩之后才填报志愿的,所以我只想到在计划之中将我要做的事情做到可能的最好就够了。

    就在高考之前的每一次模拟考试或测验中,我的数学成绩总能拿到满分(120分),其他各科成绩也在预期之中。所有老师和同学都认为我一定会考上一所名牌大学。

    然而,高考前两天,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

    因为是农村学校,我们得集体乘车到城里参加考试,学校先放假,通知5日下午4:00到校集体训话,6日早上乘车进城。

    5日下午3点多,我到了学校,同学还没有到齐,很多同学都在互相留言或是打闹。我则借了同学听英语用的微型录放机,塞了耳机听音乐——那时候流行的就是“的士高”了,我也是常常在这样吵闹声中求得一点安宁,这时就纯粹属于放松了。

    我坐在全班倒数第二排,前面吵闹的同学挡住了我的视线,我也很开心地看着同学们最后一次热闹的聚会。

    但是突然,所有同学都或站、或坐着没有动了,我一下子没有回过神来,非常诧异,接着便开了一句玩笑,说:“怎么了,一个个都不动了?”——要知道,我的耳机还在拼命地响着,我的说话声会有多么大!

    大家仍然没有动,但这时,我看见校长走到后排来了,嘴里还说着什么。我赶紧扯下耳机,关掉录放机,尽管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已经隐约地感觉到一点什么了。

    校长走到最后一排,厉声问一位同学:“是谁说的,告诉我!”

    “不知道。”(那位同学是一位比我“资格”更“老”的留级生,学校领导都认识他,同学们也喜欢他。)

    校长很生气,又问了一圈,我已经知道大概发生了什么事了,也不想同学们再因为我而受到无端的指责。同时我也想,校长应该不会让一个主动认错的同学受太大的处罚的。

    于是我自己站起来说:“校长,是不是刚才说了一句什么话让您生气呀?我刚才戴着耳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说了一句话,可能声音很大,对不起了。”

    校长当时当众严厉地批评了我,我没有出声。可是校长似乎还没有解气,就叫我到教室外面,继续批评。我当校长批评完了就了事了,所以一直恭敬地听着,并不住地点头。但校长则是越说越气大,还派了一个同学去叫班主任(就是前面提到的英语老师),说是要烧掉我的准考证。

    班主任正在陪他未来的岳丈喝着小酒呢!他来了,可能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全过程,乘了酒兴,他走到校长面前,将放在衬衣口袋的全班同学的准考证全拿出来,递向校长:“听说您要烧掉他的准考证?好样的!我将全班的准考证都交给你,你全都烧了吧!”(这情景让我很感动,现在想来,还觉得他挺够义气的。)

    然而事情越来越糟了,校长觉得脸上没了面子,便要让我请我的父母亲到校。一直没有吭声的我,这时发话了:“校长,我知道我错了,您怎么批评我都行,但是能不能不请父母亲?他们年纪都大了,现在赶过来恐怕不容易?”

    “不行,一定要请,要不然我不让你参加高考!”校长不容商量。

    “校长您看,我父母亲年纪真的很大了,我大姐的年纪都要超过您,您能不能考虑一下,我让我大姐夫过来?”

    “不行!”越来越严厉。

    我终于忍不住了,声音虽然不大,而且还颤抖着,但很坚定地说:“那好吧!我不考了!”说完,我扭头向校门走去。我不知道校长的表情怎样,但我已经决定了,不去管它了,我原本也就没有想要考什么大学的,只是为了对得起同学们对我的期望,为了对得起这一年来我付出的努力,现在让我牺牲父母的尊严来求得这一考,我还不如回家种地。

    但是刚出校门,我就被班主任拦住了,他说:“算了,你别样,为这些毁了你的前程值得吗?刚才数学老师还在跟校长说,‘你赶走他就赶走了一个名牌大学生呢!’可见老师们对你的期望有多大,校长现在在气头上,你就忍一忍吧。”

    我对老师说:“算了吧,我不能对不起我的父母,只能对不起您和其他老师对我的关心了。我不可能去请他们来。”

    老师说:“我已经让一个同学骑车去请你的大姐了,你就等等吧。”

    我停下了脚步。

    事情算是过去了。但我当晚却一夜未睡,我就是想不通:在这个社会上,怎么总是老实人吃亏呢?如果我不承认,这一切不就会过去了吗?

    6日进城,找旅社,看考场,晚上睡一觉,7日早上考语文,我还能坚持。可是到了8日早上,我却怎么也顶不住了——要知道,高考前的一个多月时间,我每天睡眠不到5小时!好不容易放了两天假休息了一下,现在又有一个通宵没有睡着。

    在数学考场上,我用了不到5分钟时间做完了15道选择题,填空题的第二题时,我一下子脑袋糊涂了,由于精神不支,我趴在桌上睡着了。好心的监考老师叫醒了我,说:“这是高考呀!”我赶紧起来,睡了一会儿算是清醒了,看着那道立体几何题,很快又解出来了。做数列题时,我一设值,就感觉有点问题,但我想,先做一下再说,结果当然是错的,这我知道。我想先做完其它题再来改它吧。但在只剩下最后一道题(解析几何)的时候,我看了一下题,觉得不难,关键是要细心,再看了一下时间,还有40多分钟。我想先改过这个数列题,因为我解数列题一直都是很擅长的,我要将最充足的时间留在最后一道题上。于是我趴在桌上想,但我又一次睡着了。

    接下来被老师叫醒是交卷前不到三分钟时间。我问了老师,心想这下完了。但我事先已经知道了解析几何的解题思路,于是我在图上做了一下辅助线(老师说过,只要做好辅助线,也能得到2到3分),然后就交卷了。

    考完数学,回到旅社,数学老师走到我的房间,看着我。我则上了床,准备睡觉,只是很不好意思地跟老师说:“对不起,我睡着了,得分大概在98分到101分之间。”老师没有说什么,转头走了,我知道他是希望我得数学状元的,但事情已经这样了,我能从他的背影中看出他的失望。

    我也确信,这些题我能得满分。结果都是因为考试时心态不够平和。

    考试结果出来了,我的总分刚好能够第三批线,(离第一批线还差16分)但我没有看到我感兴趣的学校,就选择了第四批——师范专科学校,因为我的语文成绩还不错。后来有落第的同学问我怎么不报考数学专业,我只能笑笑说文科不可以报数学专业的。

    两年后,有一次我在路上骑车看到校长,我想回避,但校长笑着叫了我的名字,我当时很不自然地笑了笑。

    再后来,我当了老师,这件事却一直在我的记忆中挥之不去。不是因为记恨校长,而且这件事一直在告诉我,做一个老师我不能让我的学生再受到像我这样的委屈。

    我常对我的学生说:“我决不让老实人在我的手里吃亏!”

    但现在,我想对所有面临高考、中考的老师和学生说:“面临考试,保持平和的心态是最重要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