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边缘

 
 
 

日志

 
 

盘点(二)  

2011-01-22 22:36:22|  分类: 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到广州,我发现了什么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062月,我到广州之后,接手初一(2)班,因为班上的同学都爱之前的班主任,我便成了他们的“仇人”。我所有的表现,他们都要拿来与我的前任对比:穿着不如前任“潮”;年纪不如前任“青”;学生的课业不如前任轻松……我布置的作业要求学生独立完成,而前任只需要让学生自己抄上答案,然后自己背;前任上课知识点集中,重视积累落实,我上课则天马行空,重视人文素养的积累,但学生不理解,认为我讲的都是没有用的东西;前任上课自己讲得多,我上课则让学生讲得多,学生往往认为我“什么都不懂”……

家长会上,我不公布学生的成绩,只告诉每个学生自己的成绩,告诉他们这是个人的隐私,就有家长告诉我:成绩不公布怎么有比较?我的孩子怎么可能进步?难道中考能不公布成绩就可以上高中吗?……

我震惊:广州不是重视素质教育吗?这难道就是素质教育?

后来我发现,原来广州讲究的更多的“素质”在于:要统一穿校服、校鞋;进校门要打卡;学会维权;双休一定要放假——尽管放假并不是去参加综合实践活动而是在家里玩电脑,在广州这个地方处处充满“凶险”,不可能让学生走上社会去搞什么“实践”;举办一次运动会;填写若干调查表格;开足体、音、美的课程;发几本也许从来不看的所谓地方教材;作业没有做完则早上不许补作业;……其中有些很好,有些则只是应景而作,还有些则根本没有必要。还有一些,由于时间长了,我已经被“同化”了,记不起来有些什么根本不需要的东西了。

但有一点可以总结出来,广州的素质教育就是:严格的应试教育+为了学校方便管理而需要学生执行的内容+素质教育所需要的形式上的东西

于是我得适应这些环境,我得学会分析每一次哪怕是单元测试题中的一些各小题的小分状况来得出教学中的得失;我得面对学校每次大张旗鼓列出来的成绩排名、数据分析结论,还得去写所有格式都被细化的各种总结;甚至要了解学生在全区(到初三有可能是全市)的排到几千到上十万的名次。

于是我得观察学生,花时间了解学生,首先要知道他们的学习习惯。

在内地上课,成绩好的班级课堂气氛相当活跃,学生是课堂的主人。在广州上课,重点班的学生是安静的,他们永远摆着一个姿势听老师讲课:一边放着课本,一边放笔记本,手执钢笔,两眼紧盯着老师。当老师提问时,学生会马上记下问题,然后更紧张地盯着老师,等待着公布答案——别想着让他们回答问题。

于是我得了解学生家长,花时间与他们联系。

这里的家长很有“主见”:我的孩子应该“这样教”;语文课应该“这么上”;班主任应该“这么当”……

于是我得重新审视广州学生的价值观,首先要知道他们想些什么。

“老师,我如果进步了,你是不是可以奖给我一张50元的游戏充值卡?”

“老师,我暗恋上了某一位同学,你看我应该如何向他表白?”

“老师,什么时候请我们吃饭啊?你看,你一个月的工作有2000多,请全班同学吃饭只需要花费1500元。”

“老师,你不要管我啦,我家有一栋房子出租,我今后的生活没有问题了。”

“老师,我只要学好英语就行了,到时候出国去。”

没有一个学生提到集体。

这个班的成绩是四个重点班中的最后一名。

直到上了初二,上了一次班会课,得一全校领导老师的一致认可,才有了一些真正意义上的集体意识。又有一次拔河比赛,因为初一时是第一轮就被淘汰了,初二时认真组织,做好的全面的准备工作,竟然拿了冠军!

于是,我郑重演讲,激情飞扬,鼓励全班在学习上也要拿第一名,结果如愿。全体同学认可了我,全班也空前的团结。

但是,由于两方面的原因,我没有跟上初三。

第一,我教育学生有我自己的方法,其中有一种我自称为“重击”,即抓住学生某一方面的取向,当学生在出现重大问题时,大力批评,触其心灵,待其“醒来”,等过去较长时间后,再用某种方式让学生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在这个班上用了两次,第一次很成功,学生成绩大幅进步,些许不良习惯也彻底改掉了,学生也不恨我了。第二次则正在初二期末考前,只有批评,后续手段尚未实施即放假了。但学生心里不舒服,一纸告到学校,历举我的“不是”(后经领导推敲,其实也算不上什么“不是”,只是做法与其他老师有区别罢了)。

第二,学校领导让我做级长,我原可以拒绝,但我难以保证我能重回这个班,于是接受了。

07年秋,担任级长,带一个重点班和一个普通班。

08年春,受学校领导安排,因为某种原因,某班纪律较乱,需要我这个级长去“镇一镇”,所以将重点班交给了别人。

08年秋,因为学校“盘活优质资源”将一部分优秀教师提到高中,又有一个班比较乱,需要我去“镇一镇”,于是我又换了一个班。

10年秋,因为孩子上初二了,我不愿再做级长,于是又接手一个大家认为很棘手的班。后来成绩有进步,行为习惯也大为好转。

11年春,全级大规模重新组班,我又一次……

这就叫身不由己!

“己”是什么?

——我的班主任工作理想中的“初一养习惯,初二夯基础,初三出成效”的工作模式;

——我的语文教学工作理想中的“初一建小组,初二成常规,初三验成果”的工作模式;

——我的“课内引导课外,课内热议阅读,课外巩固基础,课外综合实践,课内训练写作”的语文教学手段;

——我的“话题式作文训练模式”;“初中记叙文写作训练序列的研究”;

……

身不由己!所有这些,都需要一个完整的轮回来实现。理想如此丰满,现实却如此骨感!

于是我的教学理论研究基本止步了。

但我不能止步,我只能“转型”。问题是,在理论研究方面,我只是一个“慢热型”的人,不同侧面的研究,需要有较长时间的先期积累才能完成。

希望我的“激情”还没有消散,希望我的积累还算充实。

盘点,需要我理清头绪;盘点,愿带给我新的希望。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