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城市边缘

 
 
 

日志

 
 

【转载】原文作者就一定能回答出以自己作品为阅读材料的鉴赏题吗?  

2013-03-18 23:5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作者就一定能回答出以自己作品为阅读材料的鉴赏题吗?

                                       孝感市教科院       周国瑞

《楚天都市报》201338日第20版上登载了一则由记者罗欣、实习生张晴、韩丽娟合写的消息,主标题为“高中阅读题难倒原文作者”,副标题为“湖北作家陈应松痛批‘解剖式命题’”。仅从醒目的主、副标题来看,这是又在诋毁我们的语文教师或语文教研人员呢!

消息报道的核心内容是这样的:在最近的上海部分高中联考语文试题中,将湖北作家陈应松新发表的散文《雪夜》作为了阅读试题的材料,引来一些学生大呼“太难”,并向原文作者“求助”。如有考生在陈应松的微博上留言:“亲,做得我要崩溃了,你想用雪来表达什么啊?”面对学生们的困惑,原文作者陈应松感慨万千:“网上看到,不知哪个学校把我刚发表的《雪夜》弄成考题,弄出几个问题让回答,坑爹啊!我好心写了个散文,却让老师去害学生。无语……”“没啥意思呀,就是雪夜我在自己床上读一本书,非常幸福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应松说:“我一看题目就懵了,全不会做。不知道这样考学生有什么意义。”

在这篇消息报道的最后,还专门附上了一段题为“大作家做不好语文卷”的相关链接文字:“媒体曾报道,作家王蒙数次做中学语文标准化试卷,成绩最好的一次也只有60分。……韩寒也曾称不会做用自己文章出的高考题。”

我特意详细地引述上面两段文字,就是想和大家讨论一下这个问题——文学作品的原作者是不是就一定是仲裁以他本人作品为阅读材料的鉴赏题出得好不好的绝对权威?我的看法是:未必!

这里且不细究以湖北作家陈应松新发表的散文《雪夜》作为阅读试题的材料,引来一些学生大呼“太难”到底是材料难还是题目难,光是从这大呼“太难”的“一些学生”人数来看,其比例显然只是“部分”而不是“全体”。若拿“一些”和“部分”来说事,本身就带有严重的片面性。

再从文艺理论的基本常识来看,文学创作和文学鉴赏应是有联系又有区别的两个领域。文学创作和文学鉴赏分别具有各自的运作规律,如文学创作比较偏重于激情、偏重于感性,而文学鉴赏则比较偏重于冷静、偏重于理性。作家彼时彼刻在某种激情状态下创作的作品、宣泄的情感、表达的看法、运用的技巧等,其实很多都是作家当时没有意识到的,因为“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但作为后来的阅读者、鉴赏者、命题者,他们大都是结合此时此刻的心境、认识、经历等来细细地品味、体会、理解、赏析作家彼时彼刻在作品中所表现或再现的一切的,所以,在认识和感悟等方面,理所当然地会跟原文作者有所不同,甚至会有新的思想发现和新的情感升华。在这种情况下,阅读者、鉴赏者、命题者,能从作家原文中发掘出原文作家先前没有意识到的一些东西,是绝对可能和十分正常的。

用个譬喻来说,作家创作出了作品,把作品发表出来,就像是生产了一件“产品”,并把它推向了市场。评价这件“产品”(作品)是好还是差、是深刻还是肤浅、是内涵蕴藉还是索然寡味,最有发言权的是广大的消费者——读者,其中包括那些对作品进行了深入研究和鉴赏并确定选来用作考试阅读材料的语文考试命题者。如果真像报纸上所引述的是陈应松的原话:“不知哪个学校把我刚发表的《雪夜》弄成考题,弄出几个问题让回答,坑爹啊!我好心写了个散文,却让老师去害学生。无语……”那么,我认为这人除了不识抬举外,还真没道理去指责人家上海的学校和老师。再者,原文作者说,自己写的东西“没啥意思呀,就是雪夜我在自己床上读一本书,非常幸福呀!”作者本人当时没有意识到的东西,甚至自己觉得“没啥意思”的东西,并不等于阅读者、鉴赏者、命题者不能从中受到某种启迪而发现某些“有意思”的东西来加以“探究”,这有没有“啥意思”,并不完全由作者本人说了算,而取决于每位阅读者、鉴赏者、命题者的阅读、鉴赏与感悟能力的强或弱。陈应松说:“我一看题目就懵了,全不会做。不知道这样考学生有什么意义。”这更是一种缺乏自知之明的表现。作家不是“百能”,不会的东西还多得很。就拿消息报道的情况来看,用陈应松新发表的散文《雪夜》作为阅读试题的材料,从而引来一些学生大呼“太难”——这也说明只是“一些学生”而已,言外之意,应该还有“一些学生”并不觉得难,甚至将题目答得很理想。对于“一些学生大呼‘太难’”的现状怎么看?我认为,这正好显示出了选拔性考试的目的和意义。人人都能回答出来的问题,不是考试题目,而是基本常识。在一个或几个阅读鉴赏题目上,能将不同学生的个性阅读能力、联想想象能力、发散思维能力以及智力差异、情商差异等等都检测和区分出来,这就是客观现状,这就是教育规律。

我十分赞同下面两位老师的观点,特抄录如下,与大家共享——

武汉市武昌区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认为,文学作品是作者情感的流露,思想的表达,而语文阅读命题是要按照考试大纲的考点来出题,二者很容易有出入。语文命题上可以对文学作品进行多元解读,作者本人答不出题目,也很正常。

湖北省语文特级教师周文涛说,阅读命题应该有两种思路:一是遵循文本为先的原则,立足于学生读懂的基础上进行命题,问题的设置答案应该从文本中找到依据;另外一种是开放性的,考学生的见解、探究能力,让学生回归为一个普通读者,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去理解文学作品。

总之,我们的语文教师、教研人员、命题人员,千万不要“一朝被蛇咬,千年怕井绳”。只要作家发表出了新作品,而你们又认为有必要的话,就尽可大胆地去对其进行鉴赏、进行解析、进行命题,不要顾虑人家原文作者会说这说那的。当然,还需要特别指出和注意的是,现在高考、中考或平常的考试命题中确实存在钻牛角尖的情况,有些教师对阅读材料进行了过分解读,认为对学生有难度的题目,才说明题目命得有水平。他们把自己对于文章的理解设定为标准答案,学生答不到他们心坎上就算错,这样的命题和答案才是很不科学的,也是需要尽量克服和避免的。

山不言自高,水不语自深;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一部《论语》能让古往今来的人们研读不已,甚至在一段漫长的历史时期里能成为科举考试的主要命题依据和材料来源,任人来解读,任人来阐发。一部《红楼梦》,在无数人的不同解读和独特鉴赏中,形成了一门世界性的学问——“红学”。还有那位英国的莎士比亚先生和他的作品,几个世纪以来仍让全世界的研究者和鉴赏家说之不尽……所以,像王蒙、韩寒、陈应松等我国当代作家们,完全没有必要为回答不出以自己作品为阅读材料的鉴赏题而感到惭愧,甚而去贬斥考试命题者——那些富有辛勤探索、勇于创新精神的语文教师们!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